Document
珠海市鬥門區人民政府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鬥門要聞
加快建设美丽乡村 “厕所革命”走在全国前列
  • 2019-10-17 17:59
  • 來源: 珠海特區報
  • 發布機構:區新聞辦
  • 【字體:    

鬥門區內全面消除露天旱廁,新建鎮、村公廁180座;旅遊公廁按照三星標准建設;5016戶水上人家完成戶廁無害化改造;全區113個涉農村居、5萬余農戶基本實現1戶1廁……

自2018年全域開展“廁所革命”以來,鬥門區認真落實中央、省、市相關會議精神,做好“小廁所、大民生”文章。

就在本月,農業農村部從全國1960多個縣市區中評選出全國農村“廁所革命”10大典型範例,鬥門區爲廣東省唯一入選的典型範例。

鬥門區經過借鑒先行先改地區經驗,結合本地實際,因地制宜,分類施策,不斷探索創新“廁所革命”新模式,使全域的“廁所革命”走在了全國前列。

采写:本报记者 廖明山 何进

摄影:本报记者 曾  遥

人工濕地助古井“回春”

10月15日上午,蓮洲鎮東灣村北部的人工濕地內,水生竹芋亭亭玉立;石板小徑旁粉紅色的灌木茱萸,花開爛漫……而這處占地近4畝的人工濕地是東灣村的一處廁所汙水收集點。

對于廁所汙水,人們一般都避之不及,但眼前作爲廁所汙水收集點的人工濕地卻空氣清新,人們身處其中,呼吸吐納間,也完全感受不到髒亂汙穢的氣息。

“到了晚上,這裏成了全村人休閑散步的小廣場,特別熱鬧。”57歲的東灣村村民趙玉蘭對記者說。

作爲鬥門區推進農村“廁所革命”的示範點,這處袖珍濕地,看似平平無奇,實則內裏大有乾坤。據東灣村黨支部委員余昔籌介紹,在人工濕地底部,多個12平方米規格的化糞池精巧連環,密集如蜂巢。它們連通到地面的汙水淨化池,組成總占地三畝的巨大濾網。全村産生的廁所汙水,以土壤自然過濾、水生植物淨化和生物降解的方式,最終淨化完後,依地勢彙入露天池塘。

濕地帶來的一個顯性的變化,是村莊地下水水質的“脫胎換骨”。

人工濕地投入使用後,大髻山腳下的東灣古井的井水一改以往的渾濁,水質變得清洌甘甜。

東灣村的人工濕地項目,只是鬥門區推進“廁所革命”龐大工程的冰山一角。

鬥門區以爭創全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示範樣板爲引領,把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作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第一仗。

5016戶水上人家完成戶廁改造

鬥門區是典型的嶺南水鄉,境內河港縱橫,全區大多數村居屬于水上村落。水上人家習慣沿河而居,大小河湧上棚寮亂布。

“河湧扮演著汙水天然淨化器的角色。如今,隨著人口的增多,汙水排放量增大,河湧環境壓力日益增加,水上人家衛生廁所的改造迫在眉睫。”鬥門區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表示。

撼山易,移俗難。鬥門區113個涉農村居、5萬余農戶,大量戶廁需要改造升級。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社會經濟發展,人均收入增加,鬥門農村興起建新房熱潮,平房向樓房的進化過程中,家中廁所也迎來了同步升級。

這種私人戶廁,雖然形式上完成了從旱廁到水沖廁的轉變,但因缺少系統配套,在汙水處理上,還是依賴土地和河流的自然淨化完成。

2018年年初,鬥門區開展了大量細致的排查工作,發現全區仍有5016戶村民,沿襲著“棚寮如廁”的生活習慣;鬥門大大小小100多座村級公廁,無一例外地存在老舊髒破的問題。

摸清底數後,鬥門區圍繞政策、資金、人員等要素,確保資金扶持、政策支持、全民參與,有效推進“廁所革命”。

爲此,鬥門區先後出台《鬥門區推進農村改廁工作實施方案》《鬥門區“廁所革命”鄉村公共廁所建設風貌指引》《鬥門區衛生廁所“一村一策”實施方案》,加強政策指引,形成一整套“廁所革命”操作標准。

宣傳發動,“廁所革命”理念落地;以獎代補,激發村民改廁熱情。

“廁所革命”推進中,鬥門區進行了廣泛的宣傳動員。廣大黨員幹部主動深入農村、貼近農民,深入宣傳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重要性、必要性,充分調動村民自覺性、積極性和主動性,徹底改變“政府在幹、群衆在看”現象,促使村民實現“要我幹”到“我要幹”的轉變。

同時,鬥門區采用“以獎代補”等方式,加大廁所改造資金“精准投入”。

“村民將戶廁和化糞池做好,將可以領取每戶4000元的獎勵。‘以獎代補’激發出村民改廁的內生動力,也降低了戶廁改造的阻力。”該負責人說。

連續兩年,鬥門區通過“以獎代補”方式,投入2500萬元推進農村戶廁改造,幫助5016戶水上人家進行戶廁無害化改造,完成率達98.3%。

鬥門入選全國農村“廁所革命”10大典型範例

“廁所革命”是否徹底,在于能否斬斷汙水處理這條“尾巴”,在“廁所革命”的推進過程中,鬥門覓得了“汙水終端處理”的良方。

在最爲艱難的戶廁改造領域,鬥門區圍繞廁所汙水集中和分散處理兩個方案,創新推出三種模式,即:水沖式戶廁-村級管網-市政管網-城市汙水處理場模式;水沖式戶廁-村級管網-村級汙水處理站模式;水沖式戶廁-三級化糞池-人工濕地生物淨化模式。

“這三種模式以各村距離城市汙水處理管網的遠近和配套設施建設成本這兩個因素爲依據。全區還制訂了家家有私廁、戶戶建有三級化糞池、廁所汙水有收集、通過生物淨化最終排出的水質有保障的鬥門‘四有’建設標准。”鬥門區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說。

在戶廁改造上,鬥門區采取的做法是:汙水通過地下管道引流,利用土壤自然淨化和生物科技手段的應用雙重降解,在汙水滲透到池塘後,又通過水生植物和培養的生物菌,再次淨化後安全排放。

“汙水的收集方面,在三級化糞池處理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一次收集淨化,相當于進行‘第四次化糞’,徹底去汙。這些汙水經過處理最終實現水質達到一級b的淨化標准,這也意味著,各村的廁所汙水已達可排放標准的最優級,接近飲用水的標准。”該負責人說。

蓮洲鎮東灣村的人工濕地,正是“汙水終端處理”良方的具體實踐之一。

隨著“廁所汙水終端處理”模式的成型,鬥門區的“廁所革命”進入下半場,由“數量”向“質量”推進。

隨著全省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進入沖刺階段,鬥門區自2018年開始、持續近兩年的“廁所革命”,今年也迎來了“分水嶺”。

6月10日,國家農業農村部、衛生健康委組成聯合專家組,會同第三方機構,對鬥門區“廁所革命”情況進行現場考核。

“在東灣村實地考核時,我們展示的‘廁所革命’成果,得到了專家組的一致認可。”鬥門區農業農村局負責人說。

“國檢”之後,鬥門區很快就迎來“國評”。就在本月,農業農村部從全國1960多個縣市區中評選出全國農村“廁所革命”10大典型範例,鬥門區名列其中,鬥門區的“廁所革命”走在了全國前列。

破解農村公廁“重建輕管”難題

走進鬥門镇南门村,旅游广场上一座岭南风格的公厕颇具特色。

龍船脊,镬耳牆,白牆灰瓦,青磚牆……灌木掩映下的庭院式公廁古色古香,若遇煙雨時節,更添一番趣致。

南門村廣場公廁是鬥門區旅遊公廁建設的縮影。鬥門區按照農村廁所使用對象及現實條件進行分類施策,對全域旅遊公廁進行了整體提升。

對戶廁建設強調簡潔、實用,而對村級公廁和景點旅遊公廁,鬥門區更增加了美觀這一要求。

至2019年,鬥門區投入了約8500萬元提升改造農村公共廁所180座,並將“廁所革命”深入推向鄉村旅遊景區,按照旅遊公廁標准提升改造旅遊公廁42座。

在旅遊公廁建設中,鬥門區主動引入“可變量”,根據各村原始風貌和文化傳承,因村施策,廁所采用廣府、客家、嶺南、簡歐等建築風格,讓鬥門的村居面貌更加豐富多元。

通過南門村、蓮江村等13個鄉村振興示範村的建設,鬥門提煉出旅遊公廁方面可供複制推廣的經驗和模式。

相比城市,農村的基礎設施在管理上較爲落後,旅遊公廁存在“七分建、三分管”的短板。

那麽在“廁所革命”中,該如何避免農村公廁建設中常有的“重建輕管”問題?

鬥門區探索引入社會資本,形成科學的管理機制,著力解決廁所管護和汙水處理“重建輕管”問題,保障設施運維到位。

首先, 斗门区将公厕管护作为“三清三拆三整治”主要内容之一,融入村规民约;同时,为强化机制创新,务求“厕所革命”的长效化。斗门区坚持“管收用并重、责权利一致”理念;建立长效管护机制,各村为公厕配备保洁员队伍,使农村保洁覆盖率达100%;坚持问题导向,开展“厕所革命”大巡查,对农村厕所各方面进行全面“体检”,建立完整的农村厕所问题详细台账,逐项销号解决;推行竞争导向机制,健全考核、评比、督导、奖惩等机制制度,斗门区组成5个督导组,每周实地督导农村人居环境整治3次,督查结果全区通报并纳入年度考核。

鬥門區南門村公廁。
鬥門區南門村公廁洗漱盆。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